益生菌: 輔助治療幽門螺桿菌感染的研究

  •    
  • 1 年 ago
  •    
  • 456 Views
  •    
  • 2 0

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是革蘭氏陰性、微耗氧的細菌,存在於胃部及十二指腸的各區域內。它的螺旋形狀被認為是為了穿透胃的黏液而發展起來的,它會引起胃黏膜輕微的慢性發炎,或導致胃及十二指腸潰瘍與胃癌。超過80%的帶原者並不會出現病徵。

在台灣居住民眾的胃幽門螺旋桿菌感染情形為:十歲以下的孩童感染率約為20%;二十歲以下的青少年感染率約為40%;而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者,其感染率則高達50%;四十歲以上則超過75%。全球超過50%人口在消化系統上帶有幽門螺桿菌。感染較盛行於發展中國家,而西方國家的影響範圍也逐漸縮小,目前幽門螺桿菌的傳播方式依然是個謎。

幽門螺桿菌需要同時以多種抗生素進行治療,也有越來越多的感染者被發現感染具有抗藥性的細菌。這將導致初期治療的失敗。因此以益生菌治療對感染幽門螺桿菌的胃有許多有益的免疫和非免疫作用,它能夠重新平衡發炎和抗炎細胞因子,活化針對病原體的防禦機制並改善黏膜屏障。另外益生菌與幽門螺桿菌競爭為相同的黏附位點和營養物質並誘導黏蛋白的產生,它們還產生具有抗菌活性的代謝物。抗生素治療期間的益生菌整合還可以平衡腸道菌群失調,從而減少菌群失調引起的不良事件並提高患者的順從性。

圖1. 益生菌輔助抗生素根除幽門螺桿菌的治療。

衍伸閱讀: 各種益生菌的功效

Wiki-幽門螺桿菌

Wiki-Helicobacter pylori

在Saracino等人的研究中,使用了乾酪乳桿菌(L. casei)、副乾酪乳桿菌(L. paracasei)、嗜酸乳桿菌(L. acidophilus)、乳雙歧桿菌(B. lactis)和嗜熱鏈球菌菌株(S. thermophilus)。結果發現,在五種益生菌之中,乾酪乳桿菌、副乾酪乳桿菌以及嗜酸乳桿菌在對抗具有抗藥性的幽門螺桿菌在體外具有顯著的抑菌以及殺菌活性。

Antimicrobial Efficacy of Five Probiotic Strains Against Helicobacter pylori

但是這些研究仍需仰賴臨床研究證實有效性,因此Losurdo, G等人彙整了目前的臨床分析並進行整理,以11項臨床研究進行評估。最終結果表明,若使用益生菌單一療法可以在 14% 的病例中根除幽門螺桿菌。乳桿菌(Lactobacilli)、布拉氏酵母菌(Saccharomyces boulardii)和多菌株組合分別以 16%、12% 和 14% 的比率根除該細菌。益生菌明顯比安慰劑更有效。此外,益生菌能夠降低尿素呼氣試驗呼氣中的 delta 值。

Probiotic monotherapy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with pooled-data analysis

在許多臨床試驗中已經研究了了單獨使用益生菌或與抗生素聯合使用的結果。特定的益生菌治療不僅提高了根除率,而且減少了抗生素治療引起的副作用。雖然單獨使用益生菌有一定的效果,但這種方法不能滿足臨床需要,在抗生素治療中使用益生菌作為輔助治療效果更顯著。Fonseca等人分析了 10 項涉及抗生素治療的臨床試驗結果,輔以不同的羅伊氏乳桿菌(L. reuteri),除其中一項研究外,所有抗生素+益生菌組合的根除效果都比單一抗生素組大。Sýkora等人治療了 86 名兒童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發現乾酪乳桿菌(L. casei DN114001) 聯合三聯療法的根除率為84.6%,而單獨使用三聯療法組的根除率為57.5%,同時補充益生菌降低了副作用的嚴重程度。益生菌補充療法不僅可以提高對抗生素敏感的幽門螺桿菌的根除率,還可以提高耐藥菌株的根除率。對於克拉黴素耐藥菌株,與單一三聯療法相比,使用乳酸乳球菌(L. lactis OLL2716) 聯合三聯療法可將根除率提高約 10%。此外,含有多種益生菌的發酵乳製品還可將三聯療法的根除率提高 5-15%。

Using Probiotics as Supplementation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Antibiotic Therapy

結論

益生菌單一療法的根除率僅有12-16%,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們能夠擊敗幽門螺桿菌。它們與幽門螺桿菌競爭宿主的表面受體,從而抑制其與上皮細胞的黏附。另外已經證明益生菌會阻礙幽門螺桿菌脲酶的活性。在這些基礎上,由於益生菌給藥不會帶來抗生素耐藥性的風險,因此探索益生菌和抗生素的選擇以及合適的用量,以提高抗生素療效。並利用益生菌和抗生素的協同作用,針對浮游細菌細胞,以及頑固的生物膜細胞產生相應的作用,從而防止反覆感染。尋找益生菌和抗生素的最佳組合將促使幽門螺桿菌一線治療的有效性。並減少所需抗生素的用量和治療過程中發生的副作用,從而達到對幽門螺桿菌完全根治的效果。

參考文獻

Saracino, I. M., Pavoni, M., Saccomanno, L., Fiorini, G., Pesci, V., Foschi, C., … & Vaira, B. (2020). Antimicrobial efficacy of five probiotic strains against Helicobacter pylori. Antibiotics9(5), 244.

Losurdo, G., Cubisino, R., Barone, M., Principi, M., Leandro, G., Ierardi, E., & Di Leo, A. (2018). Probiotic monotherapy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with pooled-data analysis. 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24(1), 139.

Ji, J., & Yang, H. (2020). Using probiotics as supplementation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antibiotic therap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21(3), 113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